峨眉山市人民法院

People's Court Of Emei


如何认定合同的附随义务—乐山建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峨眉山分公司诉被告上海金标实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如何认定合同的附随义务

乐山建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峨眉山分公司诉被告上海金标实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关键词 合同义务 附随义务 注意义务

裁判要点

被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和履行完的合理时间内具有保障对方人身及财产安全的附随义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案件索引 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6)川1181民初1618民事判决

基本案情

原告乐山建国汽车峨眉分公司诉称:2015年12月15日,原告与徐贵文签订了《改建工程施工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由徐贵文带领的工程队以劳务承包的方式承担原告店内的装修装饰改建工程。同年12月1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奇瑞汽车4S店标牌产品加工承揽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安装店招广告。2016年1月11日中午,徐贵文工程队完成了施工,此时被告仍进行店招安装施工,被告便向徐贵文借用了脚手架,当天下午3时左右,被告也完成了店招安装工程,被告并未通知脚手架的原使用者徐贵文和原告,便直接离开了现场,将脚手架遗留在安装店招的位置。1月12日,原告的员工刘建伟、代星在上班时发现脚手架挡住了展厅视线,便主动将脚手架移走,在移动过程中,不慎使脚手架接触高压线发生触电事故,两人不幸身亡。上述事实在峨眉山市安监局、纪委、公安、检察院和工会各部门领导组成的调查组经过形成的《讨论记录》中进行了确认。事故发生后,在政府的组织协调下,原告积极与死者家属沟通,很快完成了基本善后工作,与家属签订了《工亡事故善后处理协议书》。至今,原告已向死亡员工的家属支付了197万元,实际损失达到了77万元。依据以上事实,原告认为被告应当承担赔偿原告损失的责任,理由如下:1、本案中脚手架类型为门式钢管脚手架,其触碰的架空输电线路电压为100KV,两者之间的距离应严格遵循行业标准《建筑施工门式钢管脚手架安全技术规范》中第9.0.12、9.0.13条和《施工现场临时用电安全技术规范》4.1.2中的规定,即最小安全操作距离为8米。从事故现场看,被告使用脚手架时距离明显未达到规范要求,使用后未及时拆除或归位,致使脚手架一直处于一个极度危险的位置,也是导致“1.12”触电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2、双方签订合同后,除应遵循合同中约定的条款外,还应履行合同中未明确约定的合同附属义务,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和合同履行完的合理时间内保障对方人身及财产安全属于合同的附属义务。在本案中,被告虽已结束安装工作,但使用脚手架后未拆除或归位,也未通知相关人员或设置警示标志,明显未尽到基本的安全注意义务。综上,被告在使用脚手架时不遵守行业规范,使用后也未就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最后导致事故的发生,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来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因被告违约对原告造成的实际损失77万元;2、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上海金标公司辩称:1、被告已经履行了双方签订的《奇瑞汽车4S店标牌产品加工承揽合同》确定的全部合同义务,并经原告验收合格,且原告给出非常满意的评价,因此被告在合同履行中不存在任何的违约与瑕疵行为;2、原告的两位员工是在工作期间死亡,为因工死亡,应该按照因工死亡的标准,由社会保险基金支付,也不是由原告支付,至多先由原告垫付,除了工亡赔偿以外的部分,即本案原告诉讼的77万元,是原告自愿补偿给两位工亡家属的,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起自愿补偿的金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3、被告的施工内容仅限于所有标识产品的安装,不含铝塑板所涉及的外立面的改造及造型门的制作安装,同时合同约定了原告需配合被告施工,相应产品安装基础及后续收尾施工均由原告方负责完成,不存在原告借用脚手架之说。脚手架实际上是原告方施工队租用的,在被告完成施工后,该施工队还要完成后续的施工。

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15日,原告与案外人徐贵文签订《施工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由徐贵文负责乐山奇瑞4S店改建工程,徐贵文承担合同内容的全部工作,确保工程质量,不得擅自违反安全操作规程。同年12月1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奇瑞汽车4S店标牌产品加工承揽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安装店招广告,合同总额为30 566元。合同约定,原告按照被告提供的预埋施工图纸要求及时间进度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以便货到后安装;相应产品的安装基础由原告(电力、地基等)负责完成,在施工过程中原告有责任配合被告进行施工;安装费所包括的是所有标识产品的安装,不含铝塑板所涉及的外立面的改建以及造型门的制作安装。被告于2016年1月3日开始进场作业施工,安装标牌产品。期间,徐贵文的施工队也在进行4S店的展厅装修施工。被告因施工需要,使用了徐贵文租用的脚手架。1月11日,被告完成施工与原告进行了工作交接,原告向被告签署了竣工验收清单和满意度调查问卷,被告离开施工现场。1月12日,原告的员工刘建伟、代星在上班时发现脚手架挡住了展厅视线,便将脚手架移走,在移动过程中,脚手架接触高压线发生触电事故,两人身亡。事故发生后,峨眉山市政府相关部门成立“1.2”触电事故调查组,经集体讨论认定1.2”触电事故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属于意外事故。

另查明,2016年1月13日,原告与死者刘建伟的家属签署了善后处理协议及补充协议,确认刘建伟因工亡事故享受丧葬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597 470.50元的工伤待遇,并给予其家属其他一次性补助费用362 529.50元;原告与死者代星的家属签署了善后处理协议及补充协议,确认代星因工亡事故享受丧葬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597 470.50元的工伤待遇,并给予其家属其他一次性补助费用412 529.5元。

裁判结果

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6)川1181民初1618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驳回原告乐山建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峨眉山分公司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原、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法院裁判要旨

峨眉山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与被告之间成立加工承揽合同关系,被告上海金标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除履行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外,还应当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合同的附随义务。被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和履行完的合理时间内具有保障对方人身及财产安全的附随义务。首先,本案中意外事故发生在被告完成施工之后,而并非发生在被告施工过程中,被告在使用脚手架的过程中未发生安全事故,因此,被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尽到了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原告诉称被告使用脚手架时距离明显未达到规范要求的最小安全操作距离、不遵守行业规范是发生事故的主要原因,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其次,脚手架不是被告搭建或租用,被告在使用完脚手架之后与原告进行了工作交接,被告作为脚手架的临时使用者,在合同履行完的合理时间内已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拆除或归位脚手架、设置警示标志不属于被告的安全注意义务。原告诉称被告使用脚手架后未拆除或归位,也未通知相关人员或设置警示标志是发生事故的原因,没有依据,不予支持。综上,被告上海金标公司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没有违反合同附随的安全注意义务,其辩称意见成立。原告诉请的因被告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77万元,是工亡事故丧葬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之外的自愿补助,是原告基于人性关怀给予死者家属的补助金,不属于违约损失,被告的辩称意见成立。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依法予以驳回。

案例评述

附随义务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所派生出来的合同义务体系的一部分,是用法律规范交易行为,保护交易安全和稳定,提高社会信用的途径之一,也是在保证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前提下,对当事人行为的合理约束。合同的附随义务,是指合同履行过程中,为确保合同目的的实现并维护对方当事人的人身和财产利益,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而承担的作为或不作为的义务。根据我国《合同法》第60条的规定,附随义务主要包括通知、协助、保密和基于诚实信用而产生的其他义务。我国《合同法》第60条第2款引入了附随义务制度,对附随义务的认定提供了法律依据,但相对比较抽象和笼统,而且由于附随义务是以诚实信用原则为其基本的法律理念和是否产生的判断标准,而诚实信用原则本身具有抽象性、模糊性,因此,司法认定中更多依赖法官的自由裁量,而司法裁判过程中没有建立一套裁判原则和认定方法。合同附随义务是对传统合同法严格形式主义的一种突破,这种突破有利于当事人利益的保护,但过分的扩大化也易造成合同理论在侵权领域的扩张,因此在案件裁判时应从严把握。司法实践中,合同附随义务的认定要遵循密切联系原则、严格限制原则,具体来说,对要求承担附随义务的,应当审查合同是否有相关约定或者是否有相关法律规定,在没有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时,依据诚信原则,结合合同的性质、目的,参照行业习惯或是双方之间特有的交易习惯判断附随义务是否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