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市人民法院

People's Court Of Emei


郭卫东与鲁进、张学军民间借贷纠纷

郭卫东与鲁进、张学军民间借贷纠纷

关键词:借款本息  夫妻共同债务

裁判要点:借条载明的金额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的,超出部分不应支持。出借人虽主张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但自认部分款项单独给付夫妻中举债方,既未经过夫妻双方同意,其所带来的利益也未归属夫妻双方,那么该部分款项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案件索引

峨眉山市人民法院2017)川1181民初71(2017年3月29日)

基本案情

原告郭卫东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 判令被告支付借款40万元并从201512月起按照每月6%的利率承担利息至款清之日止。事实和理由:二被告系夫妻关系,与原告是朋友。20104月间被告在西昌开矿产和在峨眉燕岗开立矿产加工厂,需流动资金。向原告借款400 000元,因不能及时归还,被告鲁进于2014411日向原告出具借条,并承诺于201512月前还清。但至今未偿还。

被告鲁进辩称:借款属实。但是40万里面包含按8分算的利息,希望降点利息。本金可能有18万,具体金额记不清了。以前我喊张学军做账,只有张学军才知道。

被告张学军辩称:原告与我前夫是朋友,也知道我的电话,我前夫跟原告借款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都没有跟我提过借款的事。我和前夫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直都是由我负责厂里的生产管理、收货、发货和记账,我们没有共同向原告借过钱,如有借款都是我和前夫共同签名的。原告起诉的事实和理由不真实,我们在燕岗租厂的时间是201139日,在西昌搞加工的时间是20126月,与原告起诉的事实完全不相符,借条上没有我的签名我绝对不会认。请求法院查清本案,虚假债务不应受法律保护,且我前夫有赌博恶习,我们于2015720日离婚,债权债务均由鲁进承担。我与本案毫无关系。被告张学军庭审中陈述:我和原告在买了煤炭后对过账,只差他95 000元,而且已经还清了,我不差原告的钱。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二被告原系夫妻关系,于2015720日协议离婚。原、被告双方之间有过购买钾长石矿粉和原告为被告垫付矿石款及运费、煤炭款、维修设备款的事实。2014411日,被告鲁进向原告郭卫东出具借条,载明“今借到郭卫东人民币40万元,定于201512月前还清”。本案的主要争议事实为借款本金是多少及被告偿还了多少钱。针对第一个争议事实,2014411日被告鲁进出具的借条中的40万元不全是借款本金,这一点原告与被告鲁进均无异议,有异议的是本金金额、利率是多少及起算时间,原告郭卫东自认本金为200 000元,利率为月息5%,201234月起算,被告鲁进自认的本金约180 000元,利率为月息8%,未说明起算时间。如果从20123月,以月息5%起算,至20144月共计26个月,利息共计为130%,本金等于400 000元除以2.317.39万元;如果从20124月,以月息5%起算,至20144月共计25个月,利息共计为125%,本金等于400 000元除以2.2517.78万元;如果按照原告郭卫东自认的计算,则截止至20144月,本息合计应为450 000元或460 000元,明显与前面的计算不符,故本院依法确认被告鲁进向原告郭卫东借款的本金为180 000元,从20124月起按月息5%计息。其次,被告张学军在庭审中辩称,与原告郭卫东对过账,只欠95 000元,但原告郭卫东与被告张学军对该次对账的时间点陈述不一致,被告张学军无证据对自己的主张加以证明,加之被告张学军对购买钾长石矿粉虽辩称不知道,但知道被告鲁进要分20 000元的利润给原告,且被告鲁进对在该笔生意中向原告借款50 000元的事实未否认,故应认定被告张学军知道该50 000元借款及应给原告10 000元利润的事实。第三,原告郭卫东当庭自认在告诉被告张学军欠款金额时,未向被告张学军说明有帮被告鲁进归还借款30 000元及给其10 000元现金的事实,系原告郭卫东与被告鲁进有意隐瞒事实,该40 000元借款不应视为二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故本院依法确认二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本金为140 000元,利息从20124月起算。第二个争议事实,被告张学军辩称分四次共支付原告郭卫东89万元,但无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依法不予以认定。被告鲁进辩称其对外收回的欠款归还给原告郭卫东除郭卫东自认的52 000元外,应当还有归还事实的发生,但未说明具体数额和归还时间,本院依法不予以认定,故对二被告的还款金额依原告自认的52 000元为准。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原告郭卫东与被告鲁进之间成立借贷关系,被告鲁进应当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二被告原系夫妻关系,该债务的形成时间在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除原告郭卫东自认有40 000元的借款未告知被告张学军,本院依法认定该40 000元应为被告鲁进的个人债务外,其余140 000借款本金及利息应承担共同偿还责任。但因原告郭卫东自认的利率为月息5%,超过法律规定,应以年息24%为准,从20124月起算,截止到20144月,以本金140 000元为基数,利息应为70 000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52 000元,本息共计158 000元,由于其后双方未约定利息,应视为借款期内不支付利息,但约定了还款期限,故被告张学军承担的责任为共同偿还158 000元,并从201611日起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被告鲁进除承担上述责任外,还应承担截止至20144月的本息共计60 000元为借款本金,并从201611日起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二被告离婚时的约定不能对抗债权人,仅对二被告之间有效。原、被告对自己的主张未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支持的部分,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鲁进、张学军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郭卫东借款本金158 000元,并从20161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间届满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二、被告鲁进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郭卫东借款本金60 000元,并从20161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间届满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

一审宣判后,原告和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注释

(一)借条中借款本金和利息的区分处理

借条是借贷双方达成借贷合意和交付借款的凭证。在司法实务中,往往出现借条载明金额与实际借款金额不符的情形,如事先扣除利息、利息加入借款本金计算等。因此,在审理民间借贷案件中,应当依据借条、借款交付凭证、当事人的陈述,运用日常生活经验、逻辑推理,审查认定借款的实际金额及约定的利息。

结合本案查明事实,被告鲁进向原告出具了40万元的借条,双方对借条金额包含本金和利息无异议,但对借款本金金额、借款利率及利息起算时间有异议。原告自认本金为200000元,利率为月息5%,201234月起算。被告鲁进自认的本金约180000元,利率为月息8%,未说明起算时间。那么如果从20123月,以月息5%起算,至20144月共计26个月,利息共计为130%,本金等于400000元除以2.317.39万元;如果从20124月,以月息5%起算,至20144月共计25个月,利息共计为125%,本金等于400000元除以2.2517.78万元。那么按照原告自认的计算方式,则截止至20144月,本息合计应为450000元或460000元,明显与前面的计算不符。因此,确认借款本金为180000元,从20124月起按月息5%计息更为合理。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司法解释从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和交易安全出发,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为原则,以认定个人债务为例外。根据最高法院民一庭对该条文的解释和说明,将“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是以日常家事代理理论作为法理基础的。

所谓日常家事代理,是指夫妻因日常事务而与第三人交往时所为法律行为应当视为夫妻共同的意思表示,并由配偶他方承担连带责任的制度。在日常家事代理权的范围内,夫妻一方的意思应被视为夫妻共同的意思,由此产生的债务应被认定为共同债务。但如夫妻一方的行为超出了日常家事代理的范围,则除非构成表见代理,或者配偶他方事后予以追认或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否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因此,在审判实践中,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往往应当考虑如下因素:第一,借债时间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第二,借债目的为夫妻或家庭共同生活所需或夫妻共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第三,夫妻双方合意。即无论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只要当事人双方合意举债,均可以认定为共同债务;第四,夫妻一方行使日常家事代理权所负债务;第五,夫妻一方超越日常家事代理权范畴构成表见代理所负债务。

结合本案而言,二被告在西昌、峨眉燕岗有开立矿产加工厂的事实,原、被告双方之间有过购买钾长石矿粉和原告为被告垫付矿石款及运费、煤炭款、维修设备款的事实,虽然被告张学军辩称对借款毫不知情,但借款发生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没有提供证据用以反驳借款用于夫妻双方的生产经营活动,因此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此外,原告自认有40000元的借款未告知被告张学军,且原告明知该款项用于归还被告鲁进的个人借款,那么这笔款项应当视为被告鲁进的个人债务。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被告鲁进虽向原告出具了40万的借条,但借款本金仅为180000元。除原告自认的40000元借款系被告鲁进的个人债务外,其余140000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应由二被告承担共同偿还责任。因原告自认的利率为月息5%,超过法律规定,应以年息24%为准。那么从20124月起算,截止到20144月,以本金140 000元为基数,利息应为70000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52000元,本息共计158000元,由于其后借贷双方未约定利息,应视为借款期内不支付利息,但约定了还款期限,故被告张学军承担的责任为共同偿还158000元,并从201611日起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被告鲁进除承担上述责任外,还应承担截止至20144月的本息共计60000元为借款本金,并从201611日起按年利率6%计付利息。

 

署名

审判法院  唐建伟(审判员), 彭洪洋(书记员)

编写人 民三庭     彭洪洋)